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公司新闻 >> 既环保又能造血,湿垃圾下一个风口来了?主角是19世纪发现的“黑色士兵”
详细内容

既环保又能造血,湿垃圾下一个风口来了?主角是19世纪发现的“黑色士兵”

时间:2021-10-20     作者:陈玺撼【转载】   来自:上观新闻

| 如果虫粪有机肥能够稳定地达到要求,就能形成一个社区的湿垃圾“闭环”。



两年总量增长九成,如此快的“成长”速度发生在上海的湿垃圾上。

今年上半年,上海湿垃圾分类量达10311吨/日,相比2019年同期增长了约89%。如果这种趋势持续,将对现有湿垃圾处置能力造成较大压力,而对于寸土寸金的上海而言,新建传统技术的湿垃圾处置项目,将面临建设运营成本高、邻避效应等多道难题。

今年,“破题者”出现,但出人意料的是,它竟是一种19世纪在南美洲被发现的昆虫——黑水虻。不远的将来,它们或将成为上海消纳湿垃圾的一种途径。




头一次用虫粪养花

“有点像动物粪便、饲料和青草混在一起的味道。”10月18日下午,家住底楼的宛南六村居民汪启华打开居委会送来的一包“有机肥”,闻了闻。

“有机肥”和品质较差的烂泥还有黄沙混在一起,搅拌均匀后,汪阿姨插上了一株长寿花,“种了试试看,不晓得这个肥料‘力道’大不大。”

“阿姨,这是虫粪。”此时,工作人员才把“有机肥”的来历和盘托出。

这让汪启华惊讶了好一阵子:“鸡粪、鸭粪养花倒是听说过,这虫粪倒是头一次!”


 

听说是虫粪做的肥料,高建物业宛南服务点的园艺“老法师”曹修连倒颇为淡定,认真看了检测报告的他点点头:“有机质达到84%,几乎不含重金属,蛔虫卵死亡率达100%,这个做肥料靠谱。”

把两公斤虫粪撒入草丛的老曹说:“江南的花普遍喜欢弱酸性土壤,报告上显示,这个肥料唯一的缺点是酸度不够,为弱碱性,只好先种草试试看。”

他还告诉记者,为了把小区里的花草养好,他试了很多种肥料,这其中就包括用菜市场的烂菜果皮做的有机肥(干粉状或者液肥),感觉肥力不够。

他觉得,相比之下,虫粪是昆虫吃下湿垃圾后的排泄物,湿垃圾比烂菜果皮“营养”多了,种花种草的效果应该更好。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从徐汇区绿化市容部门了解到,他们也是第一次接触到虫粪有机肥,在几个社区试点后,观察效果再决定是否推广应用。

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最看重的是有机肥的安全性,比如有没有重金属物质、虫卵、细菌和病毒等,还有就是有无异味扰民的问题,其次才是有机肥的“力道”。

该负责人还表示,如果虫粪有机肥能够稳定地达到上述要求,就能形成一个社区的湿垃圾“闭环”:湿垃圾从居民家中出去,变成有机肥回来,这对激励居民坚持垃圾分类有很大的激励作用。




是否“扰民”决定前途

在中科院昆虫发育与进化生物学重点实验室内,记者第一次见到了虫粪的“主人”——黑水虻。

孵化间内,几十个正方体状的纱网箱堆放在地上。透过白色的纱网,可以看到一群黑色的飞虫在活动。

走近观察,感觉它们有点像黑色、瘦长的胡蜂。在纱网底部,几个铺满麦麸的塑料盒内,黑水虻的幼虫正不断扭动,贪婪地吃着饲料。




“成虫的外形很‘精神’,这或许是它们被叫做黑色士兵(black soldier fly)的主要原因。”中科院昆虫发育与进化生物学重点实验室主任黄勇平告诉记者,黑水虻是腐生性昆虫,因其繁殖迅速、食性广泛、饲养成本低等特点,已在全球作为资源昆虫得到广泛利用,与蝇蛆黄粉虫大麦虫等齐名,其幼虫更因富含营养物质,是很受欢迎的饲料,尤其在淡水鱼和禽类养殖领域。

说话间,一只“漏网”的黑水虻从办公室的绿萝上起飞,毫不留恋,直接朝窗外飞去。

“这是黑水虻的一大特点,不讨人厌。”黄勇平表示,虽然黑水虻幼虫与苍蝇的生活习性相似,但黑水虻成虫没有进入人类居室的习惯。它们反倒和屎壳郎有类似的“爱好”——对室外的粪便、湿垃圾情有独钟。所以,黑水虻繁殖期的成虫多见于农村的猪栏鸡舍,以及城市的垃圾桶、垃圾场、厕所等。



实验环境下,“温床”用的材料还是麦麸、木屑;替换成湿垃圾后,据说黑水虻会长得更肥,市场价值更高

“不扰民”正是一种昆虫能否成为资源昆虫的决定性因素之一。

“湿垃圾项目必须考虑是否会产生邻避效应。”黄勇平告诉记者,如果采用一种居民印象不好的昆虫,比如苍蝇、蟑螂等,作为处置湿垃圾的主力,那么即使它们再怎么“努力”,都无法得到周边居民的认可,甚至会让大家产生“虫从厂里逃出来怎么办?会不会造成生态灾难”等疑虑甚至恐惧。

黑水虻就不会造成这样的顾虑。“还没飞多远,就被鸟儿抢着吃了。就算飞远了,成虫也不会进食,其产卵也不直接产在食物中,几乎没有传播病原体的风险。”黄勇平说,有研究结果表明,黑水虻幼虫能分泌抑制家蝇的物质,降低家蝇幼虫在黑水虻处理过的粪便中的成活率,能够有效地控制野生的家蝇种群,减少疾病的传播。

记者了解到,出于最审慎的考虑,中科院昆虫发育与进化生物学重点实验室正在研究黑水虻基因编辑技术,已经获得了残翅或显著增大的突变体,让黑水虻连“逃离”湿垃圾处置厂的能力都没有,也没有能力传宗接代。






让湿垃圾项目“造血”

在湿垃圾的资源化利用上,上海曾进行过很多次尝试,但最后往往难以持久,关键原因在于找不到高附加值的出路。

比如,上海以枯枝落叶为主的园林废弃物,可以“变废为宝”,成为有机介质,再返还到绿化用土中。但目前,相关产品基本只能通过政府部门养护的公园绿地消纳,许多居民小区和企业范围内的绿化尚未纳入这个循环利用系统,相关政策鼓励和引导较为缺乏,导致相关企业规模上不去。

“黑水虻可以突破湿垃圾资源化利用价值不高的瓶颈。”升申(江苏)生物环境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唐斌表示,黑水虻的幼虫和粪便都有较高的市场价值。

2013年联合国粮农组织发布的《可食用昆虫:食物和饲料保障的未来前景》称,可在世界范围内用昆虫替代畜禽蛋白饲料的来源,黑水虻列入其中。

据透露,黑水虻鲜虫市场价值在3500元至4000元/吨,是很受欢迎的活体鱼饲料。

鲜虫制成的虫干,含有丰富的蛋白质、粗脂肪、天然抗菌物质、甲壳素和矿物质等营养成分,售价可达6000元/吨,粉碎后可替代鱼粉,喂养家禽、鱼等经济动物。相比国际上鱼粉上万元每吨的报价,黑水虻干虫粉更有竞争优势。

如果能开发成符合相关标准要求的宠物食品,虫干在海外市场的价格甚至可以达到9000元至1.5万元/吨。


在一些消费观念比较超前的市场,黑水虻虫粪的价值达到四五百元/吨

唐斌表示,达到量产后,每10吨湿垃圾可以转换成2.5吨到3吨的黑水虻鲜虫。假设上海日均产生的湿垃圾全部用来养殖黑水虻,日均可产生2500吨至3100吨左右的黑水虻鲜虫,进而创造至少近千万元的市场价值,让湿垃圾厂有了强大的“造血”功能。

更重要的是,相比主流的厌氧消化工艺,相同量的湿垃圾用黑水虻处置的投入更低,且对环境的副作用也很小。

有资料显示,在广东省,采用厌氧消化工艺的湿垃圾处置项目建设费用约四五十万元/吨,运营费用约270元至300元/吨,而采用黑水虻处理工艺的项目,建设费用约10万元至35万元/吨,运营费用约90元/吨。

此外,经过黑水虻处理后,绝大多数湿垃圾转化成了幼虫和虫粪,只剩不到5%的剩余物,均为混杂在湿垃圾中的塑料、木竹等,随着上海源头生活垃圾分类水平的不断巩固和提升,未来剩余物的占比将更小。

解决了技术和产品市场价值的问题,用黑水虻处置湿垃圾还将面临一个挑战,这也是目前国内一些湿垃圾资源化利用项目普遍遭遇的难题:落地难。

唐斌透露,经过攻关,已经形成了标准的集约化黑水虻养殖模式,一间不到30平方米的房间可以同时养殖10层黑水虻。

目前,上海浦东和青浦两地最有可能率先投产相关项目,根据初步规划,两个试点项目的湿垃圾处置量均不超过500吨/日。

多层养殖,充分利用空间


2018年来,浙江省绍兴市新昌县试点利用黑水虻快速消解餐厨垃圾,转换为有机肥和高蛋白饲料  图片来源:新华社

栏目主编:陈玺撼

题图来源:新华社

文中未署名图片:陈玺撼




为中国饮食文化摘掉铺张浪费的帽子

    实现资源循环利用,创造更加清洁的环境

服务热线:

025-57716771

扫一扫关注

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添加

微信客服


版权所有:升申(江苏)生物环境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珠江路88号新世界中心B座41层4111室

 电话:025-57716771   025-83723567       传真:025-57716771-805      邮箱:ssswhjkj@163.com        苏ICP备2020059655号-1